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得分太蛊邪尊第十六章血婴邪胎

时间:2020-09-16   浏览:0次

太蛊邪尊 第十六章 血婴邪胎

雪嘉豪打开小竹筒的塞子,只见那经黄色的蛆虫,探出头来好像向四下嗅了嗅。随着雪嘉豪的眼神黄影一闪,那黄黄的蛆虫就趴在了李银敬的肚皮上。这时只见雪嘉豪的脸色一变,那俩天真的大眼睛里射出浓浓的杀气,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个凶神恶霸般的杀人娃。雪嘉豪这突然间的变化,惊得我一下子蹦出去老远。

这真是六月脸,说变就变,这难道就是所说的心念,笑脸秒变杀念。

随着雪嘉豪如临大敌般的脸色变化,只见那金黄的蛆虫在李银敬肚皮上一下消失不见了。但随着那金黄蛆虫的消失,接下来的景象有点闹。那金黄蛆虫一消失,只见李银敬的肚皮就像莲花开放似得,一下子张开四个血红色的花瓣摸样的肉块,中间还有一个圆乎乎的肉疙瘩,只见雪嘉豪的那金黄蛆虫,正在那里围着中间那肉疙瘩转圈。但那血红的表面就像是附了一层薄膜似得,没有一丁点鲜血流淌。肉花开放之时,一股子温温的气息也在空中散开。

“我靠!这是啥玩仁的屁嘣猴!”看到这景象,雪嘉豪俩眼瞪得溜溜圆,满脸的杀气也消失的无踪无影。

“这人肚子怎么还会开花呢!?”

“只见过没听说过!”

“雪嘉豪你既然见过了,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我满是期待的看着雪嘉豪。

“只见过这一次!”

靠!这不是废话中的废话吗!听了雪嘉豪的话,被他呛得我打了个嗝!这小兔崽子说话也太闪人了,以后听他说话得悠着点,要不冷不丁的会被他的话拌个大跟头,瞎搞!

雪嘉豪脸上没了杀气,那金黄蛆虫移动速度也缓慢了下来。那金黄蛆虫正在那里围着肉疙瘩不紧不慢的转悠着,看来那肉疙瘩里面一定有货。

突然从那肉球里传出来几声婴儿哭声,那哭声一响起周围的空气中布满了淡淡的寒气,就像瞬间进入了深秋时刻。随着婴儿的哭声那肉疙瘩顶部一下裂开。嗖嗖!从裂缝中接连着蹦出四个小指头大小的红红小女人落到那四个肉花瓣上。那四个小人一蹦出来,那金黄蛆虫立即直立起身子来,两只黑黑的小眼来回看着四个小红人。

“这野种的肚子咋开花了!狗奶的!咋还出来小人了!”

那李艾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他这一说话,把我吓得浑身一抖。只见他媳妇已经被他打倒在地,李银岛正在那里扶着她妈呢!这时李艾琦对那四个小女人看的两眼发直。

那四个小红人那就像有魔法似得,身体虽小但都是妙龄少女的身段,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看的清清楚楚,那小小眼睛的眼神就像近在眼前似得勾人魂魄。雪嘉豪见状迟疑了一下,当他看到那金蛆虫的状态不对劲时,连忙伸出小竹筒,就要把那金虫蛊召唤回来。还没等雪嘉豪召唤,只见肉花瓣上的小女人儿齐齐的从肉花瓣上蹦了起来。

一个朝我飞来,一个向雪嘉豪飞去,剩下的两个飞向我的身后李艾琦和远处的李银岛丈夫奔去。那四个小红女人,一粘到我们,立即就渗进了我们的身体不见了。小红女人一进入我的身体,我感觉整个身体里瞬间变成了沸腾的开水,心里燃起了浓浓大火,在心里生起一股子极度摧残的念想。

“啊!”“啊!”

身后传来两声女子的恐怖惊叫声,只见李艾琦和那李银岛的丈夫,把李艾琦的媳妇和李银岛按倒在地。只见两个人的身体趴在两个女人身上,在急速的蠕动中慢慢的萎缩干枯,最后化作两具干尸滚落在地。只见躺在地上的连个女人的肚子,就像吹气球似得开始慢慢变大。

“我勒个去!这个我听说过也见过,邪胎!”

雪嘉豪小脸涨的红红的,看着面前的一幕说道,他说完连忙把那金蛆虫召进自己的体内,看来他是想利用自己的蛊虫,把进入体内的那个小红女人处理掉。可就在那金蛆虫进入他身体的瞬间,雪嘉豪竟然瘫软在地上。俩大眼瞪得溜圆,满脸露出的莫名其妙的表情,那神态就像发现自己发生了什么怪事。

我体内的热流已经翻滚到了极限,那黑草丛中的巨蟒高昂着硕大的头颅,身体暴涨,极度想摧残着什么,暴燥的寻找着可以摧残的目标。

“哼!”

来自心底的一声冷冷的冷哼!直接把丢进了液态氮星球。喉咙一苦,一块黑黑黏黏的淤血块被我吐了出来。体内瞬间冷了下来,但面前的景象让我不淡定了。只见躺在地上的两个女人在那里哀声尖叫着,她们的肚子比原来胀大了数倍,眼看就有爆裂之势。两具干尸还保持着趴在她们身上的姿势仰面躺在她们身边。

再看那躺在床上的李银敬,已经清醒了过来,他的肚皮现在已经大开,里面蠕动着的肠道看的清清楚楚。这他妈的世界顶级的恐怖镜头也不过如此。他的整个身体已经开始变黑。就在他四肢的一举一动中,身上的就是看到那些软文皮肉竟然开始一块一块的脱落掉下来。看来李银敬还能感觉到痛疼,皮肉的每次脱落,他都表现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虫钻猴的!都这样了,还活着,这不是他妈的纯受罪吗!就这架势,比那酷刑都要酷刑。

极度的痛疼使李银敬的脸部肌肉扭曲变形,在肌肉的严重抽抽下,脸部肌肉扯连着整个脑袋的皮肉竟然一下子脱落了下来。活脱脱一个新鲜的骷髅镶着一对眼珠子,这一突然的景象,吓得我惊叫一声,浑身僵直。这真应了雪嘉豪刚在说的那句话,没听说过只见过的场面。更可惊得是,李银敬的那身骨架瞪着俩暴露的眼珠子,正在挣扎着从自身的皮肉中站起来。

鸡炖烂了叫脱骨鸡,这他妈的应该叫脱肉骨!

看着将要站起来的骨架,我浑身打了个冷颤,一把抱起躺在地上满脸不可思议的雪嘉豪,转身就往后跑。刚跑几步,我硬生生的又蹦了回来。只见躺在地上的两个女人不停的哀号尖叫,下体鲜血爆流,随着一声邪邪的婴儿哭声,两个三四岁摸样摸样的婴儿满身鲜血的从两人双腿中间站了起来。

离我最近的那个,只看了我一眼,立即嘴中发出一声怪叫飞身向我扑来。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那飞跃而起的婴儿瞬间化作一团血水落在地上。

“雪狐道长!”我看清了那道身影,惊喜的叫道。

这时另一个站起来的婴儿,见到落地的血水,转身向院外飞身而去。雪狐道看了我一眼,立即随着那道身影追了下去。我刚松了口气,转身看到了李银敬的骨架,肋骨上挂着自己肠子五脏晃晃悠悠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他妈的这是闹得哪一出,比做噩梦还要真,瞎搞。

我把雪嘉豪往肩上一扛,撒脚丫子就跑了出去。冲出门外的人群,叫了一辆出租车,赶了回去。到了院门,扛着雪嘉豪往院里走的时候,我才发现院门上方的三个白白的字。

‘雪岩观’

原来这里叫雪岩观,我来了多日竟然没有问这里的观名,我的智商是不是有点下线了。把雪嘉豪放到他的床上,静静的看着他那莫名其妙的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九道木项链坠里的那苗族妞。静了静在心里说道:

“在!你好!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住了好一会,一道冷淡声音从心底传了上来:“仡侨珠那。”

“听雪嘉豪说你是鬼级的人蛊,是嘛!”

“废话!我是人的话,能跑到这块木头里来!”

“仡侨珠那,你知道这雪嘉豪是那个怎么回事吗!”

“没事,死不了的。”

我在心里再问什么,直接没了回声。我拿过一把凳子,坐在那里俩眼直直的看着躺在上床上的展望2008年雪嘉豪,知道他死不了心里踏实多了。到了傍晚时分,雪嘉豪的师父雪狐道长进来,什么话也没说。把雪嘉豪拎起来三拍打两拍打了几下,他吐了一口黑血醒了过来,那金蛆蛊也回到了他的小竹筒内。

原来那小红女的灵力和金蛆虫的灵力不分上下,在雪嘉豪体内,相互的牵制住了对方,两个的灵力对抗,导致了雪嘉豪体内灵动有所停顿,所以才会导致他软瘫在地。

后来从雪狐道长那里得知,其实那婴尸蛊只要进入了男子的身体,就会被困死在体内,是雪嘉豪用他的金蛆蛊给激开了肚皮,才让那变异的婴尸蛊出来的。那变异的婴尸蛊不能存活于世,只能驱使男子行事,然后化为血婴邪胎危害来危害人。

血婴邪胎,是一种不妖不鬼不蛊的一种邪物,他一但面世,就会不分昼夜的不间断吸食人体精气,是一种危害极大的邪恶之物。邪史记载有人养炼过几次,但这货直接无法被服臣,人们在养炼的时候不小心逃跑了一个,也因此导致了一方人差点灭绝。后来人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其灭杀。

今天我和雪嘉豪的作为,差点闯下了逆天大祸。将这一方人给整死。

后来听说那李艾琦的家里镇上出面给封了起来,最后还是让雪狐道长去处理的,怎么处理的雪狐道长也没告诉我们。不过雪狐道长回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太好看。他把我俩叫道面前:

“今后要小心点,那养炼婴尸蛊的,可能是一个帮派势力,附近的镇上,又有几个少女生日死去。”

“师父,我们又不是女子,要我们小心什么啊!”

“这些说明要有强大的黑势力要现露于世,那尸婴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整出来的。这次他们做的很绝,一死一家,出殡直接没有阻挡的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去办件事情。”

回到自己房间,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心里乱乱的,不由得想起了爸妈和村里的人们。

“哎!小子我饿了,我也需要你的喂养,知道吗?”一道冷淡的声音,从我的心底传了上来。

虽然知道是那人蛊仡侨珠那的声音,但这冷不丁的响起来,还是被吓了一跳。靠原来这人蛊也是要用鲜血来喂养的。

“我不食血的!”

“我去!你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也不全是,只要你关于我的想法,我都会感应知道的,你想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奥!那你多大了?”

“我就这么大了,不长岁了。小子我出来了!”随着一道凉气,那仡侨珠那的半透明的身体瞬间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直接坐在了我的身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黑草丛中的蟒蛇,竟然被一个狭小的冰洞给吸了进去。这一吸那蟒蛇被惊得身体瞬间暴胀起来。我靠!那冰洞是半透明的,那蟒蛇在里面不断扭动的身躯看的清清楚楚。

这时雪嘉豪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门口,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直愣愣的站在了那里,俩眼瞪得溜溜圆。仡侨珠那扭头看了看他,并没去搭理他。等那蟒蛇被折腾的吐出一股子乳白色的黏液后,仡侨珠那满意的消失在了九道木中。

我躺在那里愣愣的看了雪嘉豪一会,立即穿好睡衣下了床:“雪嘉豪不是那回事,这个她,仡侨珠那,她说是也要我给他喂食,所以她自己吃了的。”

“我靠!大炮射刻刀,这屌破天的喂养法,也太太那个了吧,老天,我也要个人蛊妞!”

“不行的,你那里还没长个,喂养不了的。”

“我去!说话别揭短好不好,对了,小哥哥这都好几天了,还一直没问你名字呢!”

“我叫雪丘!你来这里有事。”

“没事,睡不着,想和你来说说话,你刚才累着了,你休息我回了,明天见。”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出去的时候看到雪狐道长,和一个皮肤黝黑超壮的陌生青年人正在说话。雪嘉豪也刚从房间里出来,红红的眼,看来昨晚没睡好。我看到院门外停着一辆大客车。

经过介绍,我知道了那个青年人原来就是那老字号的老板,叫郑钾幸原来那天那个李艾琦一打要货,当他知道是雪嘉豪要的货,他就立刻打给了雪狐道长,要不然那逆天大祸真大被我俩给闯出来了。

我们简单的吃了点早餐,就整装出发了。

“我们这是去哪里?”我跟着往外走的时候,向雪嘉豪问道。

“你前几天不是老烦我师父吗,现在就是去你们村的!”

听了雪嘉豪的话,我的心里一震,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流了下来。原来这憋猴道长,随然没得我回话,这是早就开始计划去我们村了的。不由得对雪狐道长有了新的看法,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

上了大客车,只见客车的后半部分,大大小小的包裹,各种各样的箱子装的满满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我看到在客车的两边还有四张吊铺和就餐器具,看来连吃饭的家把式都准备好了。

在路上,那个叫郑钾幸的壮实青年人,向我仔仔细细的问了村里的事情,雪嘉豪在一边听着我俩的谈话俩眼珠滴溜溜乱转,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郑钾幸听完我的话瞪圆双眼向雪狐道长问道:

“世上真的有蛊鬼这东西?”

“只是上古留下来的传说,没有人见过,有是没有,谁也说不清。”雪狐道长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随然那郑钾幸对蛊鬼有所疑问,但说道鬼蛊独眼绿时,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意外的表情,雪嘉豪到是表现出强大的好奇心。看来他和雪狐道长应该是知道鬼蛊的存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并没有告诉雪嘉豪,我本因为雪嘉豪会因此问个不停,但他坐在那里只是转动着俩眼珠看着我,并没有去问雪狐道长什么。

看来这里离我们镇上也不是太近,接近中午时分我们才到了镇上

,郑钾幸直接开着客车来到了镇上的那个慈花尼姑庵。只见尼姑庵的院门紧锁,那郑钾幸干脆翻墙蹦了进去。庵里真的是空空无人,郑钾幸说看厨房的样子,这里应该多久无人了。

郑钾幸从院里蹦出来后,从客车上拿出两把军用铁锹,直接来到了尼姑庵后的山坡墓地,找到了那个灵紫的墓碑。那郑钾幸和雪狐道长两个人竟然可毫不客气的把灵紫的坟墓给挖开了。

把坟墓上面的土清理干净,里面埋着的竟是一口巨大的黑石棺。两人把石棺上面的土清理了清理,然后领着我俩开着大客车,回镇上下馆子吃饭。也不知这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费了好大的力气挖出的棺材,竟然看也不看就离开了。

我疑惑的看了看雪嘉豪。雪嘉豪冲我笑了笑:“自有道理!午后便知!”

去!这仨又做的什么憋猴事。





商丘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什么减肥产品比较好
佳木斯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
海南推动产业打造高端集群化地产开发迎来新
· 贾斯汀比伯身体成画板纹身出街被疑古节能

贾斯汀比伯身体成画板 纹身出街被疑古 贾斯汀·比伯再添纹身明星 19岁青涩男孩贾斯汀·比伯身上出现多处纹身,而今再添纹身,发现贾斯汀·比对我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