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猎天神魔第二十九章重生之力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猎天神魔 第二十九章 重生之力

很快,蚂蚁的毒性救蔓延开来,板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体内游荡着一股游魅般难以捉摸的细小毒虫!这些蚂蚁咬伤别人的同时会将同生的毒虫一并注入被害人的血液中。

毒虫不同于毒液,它的创伤面和侵入破坏的能力更强。因为它率先破坏的居然是体内最坚固的灵泉!

板砖的灵泉被渐渐蚕食侵吞,头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像断线的珍珠落下来,谢天感觉他的虚弱十分明显,心里也不禁暗暗后怕,板砖的实力他是亲眼目睹过的,连他竟然不能抵挡,蚁毒的厉害可想而知。

好在有翠儿在,他们内心总算有一些获救的希望。

因为她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说附近有解毒之物的话,既然她很确定,说明起码她有经验!

可是,解毒的办法是什么,怎么解法,又在哪里解,让豆豆很关心。

它竟然还是只对万物充满好奇心的宠!

豆豆突然有些紧张,因为它感受到了不远处有一股危险的气息!

谢天也感受到了,确切的说,是他体内的麒麟神魂感受到了!

天上地下还有麒麟神兽感到惧怕的气息吗?

越是跟着翠儿走,危险的预感越强烈,谢天都忍不住有些担心起来,陌生而又紧张的感觉,令他和豆豆全身紧绷,分明是朝着危险进发,每一步,他们都格外谨慎。

豆豆死死地抓着谢天的脖子,无形中,紧张的氛围愈发浓郁,谢天有些喘不过来了。

翠儿看着紧张的不行的豆豆,都把谢天的脖子搂得通红,脸色憋闷。忙道:“豆豆,你想把谢天哥掐死吗?”

豆豆被突然说话的翠儿吓得整个身体和神经都跳了跳,不自觉地搂得更紧,谢天喉咙深处泛起一阵干咳!

翠儿无语了,既然这么胆小,就别跟那么紧嘛,豆豆松开手,总是担心自己会掉下去,被翠儿一说,满脸得不快和不好意思,表情复杂地纠缠在脸上。

豆豆属于迷糊时间多于清醒时刻的类型,保护主人和自我保护意识强,专制,占有欲强,并且有着很强的领土意识,它的世界里,只允许谢天打骂,别人绝对不可以。

或许,每一份骄傲都是有人被惯坏或宠坏,有人宠有人惯,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搀扶着已经快要失去知觉的板砖,不知不觉走进了一片烟气笼罩的水域,空气中弥撒着一股淡淡的刺鼻味道。翠儿顺着

味越发浓重的源头找去,很快救传来呼叫声:“谢天哥,快来,板砖有救了!”

翠儿的背影像一截脆生生的青笋,正站在一个烟气腾腾的泥塘旁,塘里不停地冒着白色如云的水汽,她的脸早已被蒸汽熏得红扑扑的,像是突然害羞的美人,娇羞欲滴,含苞待放。

谢天带着板砖,溜进泥浆之中,一串串气泡迅速咕噜噜飞起,泥汤内烟气更盛,味道、温度很快就升了起来。

气泡碎裂后释放的味道和热气极具穿透力,很快,谢天就觉得全身无比舒畅,说不出的松弛。泥浆之中有一股向上蒸腾的力量,似乎有一种蒸发身体杂质,净化体质的神奇效果。随着缓慢蠕动的泥浆摆动身体,简直是销骨软无力,舒柔破战胆!那一刻,谢天突然昏昏欲睡,翠儿忙在旁边大声提醒:“谢天哥,可不敢睡着了,小心醒不来!”

谢天笑了笑,问道:“怎么会醒不来呢?这团泥汤难道还有什么古怪吗?”

于此同时,谢天忙偷偷问豆:“豆,你赶紧看看,翠儿什么打算?

豆豆看着翠儿很久,这才痛苦地发现,在秘境,那些在外面屡试不爽的,所谓看不见,能感知别人的想法之类的技能统统失灵!豆豆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翠儿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仿佛只等板砖解毒后就离开,心里什么想法全然不着痕迹。谢天尴尬的笑了笑,冲着豆豆挥了挥手,独自享受了起来。既然有现成的福享,想太多也徒劳,干脆放开,任其自然。

豆豆顽皮地扑碎一个泡泡,又去扑另一个,玩得不亦乐乎。

翠儿好像计算着时间,半个多时辰过去了,谢天很明显能感受到这团泥汤开始慢慢冷却,开始变硬。

谢天心里暗暗道:她怎么不下泥汤呢?莫不是,泥汤真有古怪?

果然,泥浆开始变硬,瞬间就变成岩石一般,谢天被困在里面不知所措,看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正在低头敲打着泥浆表面的硬壳,淡淡道:“一会可能会很疼哦,忍一忍就好了!”

谢天表示不懂,豆豆一听会很疼,挣扎着要从泥浆中蹦出,身体被撕扯得生疼,眼泪花花地向谢天求救。

翠儿安慰道:“这可是千载难缝的淬体际遇,错过了还不知能不能再次遇到,你还跑什么?”

豆豆清淡于淬体的吸引力,却害怕忍受疼痛的煎熬。

谢天则在一旁偷偷得意,豆豆暗骂:老大你变态啊!越痛苦越喜欢!

谢天偷偷回道:大言不惭,哥吃怎么多苦变强,还不是因为要保护你?唉对了,你怎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个弱宠就那么过瘾吗?

豆豆完全不理会,身体一缩,直接从结痂成岩的泥浆中脱身,谢天突然听见板砖一声大吼,完全醒了过来!

你根本无法想象和形容板砖承受的痛苦有多剧烈,直接把他疼醒。

谢天甚至听到了板砖骨骼被挤压断裂的声音,白骨断裂伴随着的是板砖惊天动地,仿佛亲见死神临世的惊恐和恐呼。

他能清晰地听到血液翻腾,五脏六腑绞痛移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一刻,板砖眼睛里怒出不甘和愤怒,他不愿意就这样死去!板砖甚至需要冲破绝境,拼命,去捅翠儿几刀。

翠儿笑了笑,道:“过会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谢天笑了笑,痛苦吗?洗髓淬体吗?来吧!

谢天的体质原本就锻造淬炼过,骨骼、血液、皮肉、毛发,无一没有不渗透着阴森的痛苦!

所以板砖承受的裂体之痛,谢天要倍之承受。

痛苦袭来,谢天顿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没有什么会比活着更令人向往。淬体的痛苦截然不同,虽然是山路完全是死亡的节奏和预兆。

谢天也难免有些后悔,贸然相信别人的代价就是自寻折磨!

板砖昏了过去,这一次淬体完全是打散人体现有组织,重新回炉重铸!谢天大致有了一个猜测,这块泥汤,很可能蕴含着克里托斯在《战诗》中却并不暴戾。130万威望就能招募他什么天材地宝抑或充满神奇的重生之力的特殊力场!

谢天的猜测很快得到了验证。

他和板砖先后醒来,重生之后的身体仍然隐隐生疼,只不过,筋骨间充满着取之不尽用自不绝的力量!

难道这就是这口丝毫不起眼的泥塘所拥有的神奇之处吗?

板砖立刻换了一个表情,感激,尴尬。

那是一个发自内心深处,灵魂的脸谱。

从某种角度来说,谢天的表现更令人匪夷所思,他的从容和淡定让翠儿震惊。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和板砖拥有更多交集,起码他还保留着一分真实。

谢天呢,完全看不懂,即便是重生之海,依然无法测试出他灵魂深处隐藏的面孔,这样的人是令人恐惧的,恐怖到不真实!他的神秘感已经完全超越了翠儿的认知。

谢天没有说话,感激地看着翠儿,没有她,他和板砖错过的不仅仅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而是翠儿的秘密。

谢天很快就想到,翠儿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一场试探新兴国家经济对石油形势影响重大。

很明显,她的出发点和龙三不同。

谢天只想对了一半,翠儿关心的并不是谢天,而是那个会背诵出心剑盾诀的板砖,东方石龙!

不得不说,谢天的出现和特别完全是出乎预料的。

泥塘重新变软,气泡、泥汤、热气,恢复原状,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板砖并不迟钝,深谙其道。冷冷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翠儿并不隐瞒,既然被看出破绽,又何须隐瞒?

“因为灵龙盘古宗的兴衰就掌握在你手中!”

板砖突然显露出来前所未有的严肃和震颤。

半饷,缓缓道:“宗门,怎么了?”

翠儿没有说,她在确认,这个百年难出的心剑门天才,为什么要主动脱离宗门,他的心里,宗门还有位置吗?

板砖的动容回答了一切,谢天识趣地转身离开,涉及宗门辛秘,他不愿意听。

不是所有的嘴巴都能像耳朵那样守口如瓶。

翠儿感激地对着谢天点了点头,谢天明白,淬体的恩情是在报答利用他引来板砖,而他从豆豆被抓走的瞬间就成为了别人利用的中介人。谢天并不介意,更不会耿耿于怀,毕竟他也拿了别人的好处,这个世界,彼此利用,不正是存在的意义吗?

谢天最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翠儿无意间提到过的宝贝。

这宝贝到底是什么?

很显稿源:环球然,翠儿对水月洞天的熟悉程度,根本不是第一次来过,秘境中的一切都是翠儿一手安排的。

衢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南昌治疗卵巢炎多少钱
兰州治妇科医院哪好
相关阅读
楼市成交出现下滑二套房贷决定楼市生死
· 一指秋光营养

一指秋光,半树疏桐。问流年、何故匆匆?朝朝暮暮,复复重重,对春长老,夏长瘦,水长东。携壶岁月,斟杯秋色。倩黄花、把酒情浓。眉头宋月,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