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木纹郭家湾

时间:2020-09-17   浏览:1次

一、消息传来

地里的麦子熟了一茬又一茬,转眼又到了秋天,枝上的叶子开始一片一片落下来,到最后只剩光秃秃的树杈子了。耕完闲田,得上最后一遍粪,冬天才保墒,等来年开春种,那就肥得很。白露到了,大家开始招呼着,种下一季小麦,北方的气候,冬小麦一年一熟,今年白露开始播种,到明年六月才熟。郭根栓扛着半袋子小麦从清泉沟路上下来了,郭宝昌牵着驴,挑着犁头正要上山耕地。

村长大爸,你这是干啥去来?

噢,是宝昌,上山耕地呀,这不刚在陈家窑换了一点麦种子,准备明早种。

咋跑那麽远去换,咱村不是也有好种子吗?

这不今年人家陈家窑的收成比咱村好,说是种子的缘故,我想换一点,先种个一亩半亩试一下,看到底咋样。这不,就换了十几斤,不多。

哦,咋不叫上郭蒙帮你,岁数大了,那么远的路,你看走了一身汗。

是啊,走一路衣裳都湿了,蒙子他爷病了,我叫走县城抓点药,顺便赶个集。

哦,那就这,你先回去歇着,我还要上山耕地哩。

行哩,那你忙,回哩。

郭宝昌牵着驴刚要走,突然,大路上一个小伙子边跑边喊:大,不好了,不好了,马家军要打过来了。

你胡说啥哩,你爷的药买了么?

买了,是真的,大,马家军已经到临夏了,据说还会到咱们这来,杀了好多人哩。

蒙子,你说啥?郭宝昌扔下犁头,把驴拴在树上赶忙跑了过来。

宝昌哥,是真的,马家军要打过来了,我今天走县城,好多人都在传,人心惶惶的。郭蒙一本正经地说。

宝昌,你不要听他瞎说,马步芳在青海,马廷贤一直在临夏,咋会跑那么远来我们这?

村长大爸,不要大意,听说冯玉祥、阎锡山要和老蒋干起来了,也不排除马家军要趁火打劫,乘机扩大自己的地盘,万一真的闯到咱这,那可就麻烦哩,马家军烧杀抢掠可是无恶不作呀,咱们得早做准备啊。

你说的也有道理哩,是这,宝昌你先去耕地,明个再打听打听,现在不还都是传言嘛。

也好,那我先去耕地,晚上再去你家。

好,那我们先回哩。

郭宝昌牵上驴挑起犁头上山耕地了,郭蒙接过他爸扛的麦子,郭根栓提上药和褡裢往家走。

郭德富在塬上的打麦场鬼鬼祟祟偷听了好一阵,完了一溜烟往家跑,进门后先把门闩上,跑进上房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老婆子,老婆子,赶紧倒碗水,把人跑的。

咋了嘛,这是,狼撵来了?

说话还是放屁哩,先倒碗水,叫我歇一下。

慢点喝,到底咋了嘛?

郭德富囫囵喝完水小声说:马家军要打过来了。

啥,马家军打过来了,死老头子你甭哄我,天爷爷,可咋办呀?

小声些,你赶紧,把柜子里的银元还有值钱的东西都收拾一下,等今个晚上找地方藏起来,不然等那帮畜生来了,那就完哩。

好,哎,对了,咱家文轩还在省城,他不会出啥事吧?

放心,他马家军再厉害,狗日的还能打省城。

到晚上,郭宝昌去村长家商量白天的事情,正好碰到去后梁窑洞藏银元的郭德富。要说这郭德富真是滑头,把钱财分成了三份,一份放在夹壁墙里,后院埋了一份,还跑了几里路把一份藏在了后梁上的窑洞里。

哟,这不是郭员外吗,黑灯瞎火的干啥去了?

唉,宝昌,再不要糟蹋你大爸了,这不刚吃完饭,闲转一下,你这是干啥去?

我也吃完饭没事干,去村长家谝一阵闲传。

听说马家军要打过来了,真的还是假的?

你咋知道的,不要胡说。

算了,我今个听见你和郭根栓在议论呢,不是郭蒙从县城回来说的嘛。

噢,那就是真的嘛,大爸赶紧把你屋的金银财宝都藏起来,不然等马家军一来抢光了,还不把你心疼死,哈哈,不说了走哩。郭宝昌开着玩笑朝村长家走。

我心疼啥,我家就没金银财宝,藏个啥。郭德富对着郭宝昌哼了一声,回家了。其实嘴上不说,一脸的得意样。

婶,我村长大爸在么?看到郭根栓的媳妇向荣花在院子里洗碗,郭宝昌问。

来了,宝昌哥。郭蒙正在给他爷熬药,打了声招呼。

宝昌来了,吃饭了么,你大爸在屋里,走,进屋。

宝昌来了,来上炕坐。郭根栓在炕上抽着旱烟锅子,郭老汉躺在一边,不停地咳嗽,看起来身子很虚。

宝昌,你屋的麦都种上了么?郭老汉一边喘着一边问。

爷,种了一些,还没种完,今天把闲地耕了一下,您老身体咋样,病要紧不?

唉,老毛病了,治不好,年纪大了,挨过一天算一天,只是拖累了后人,早些闭眼,还少一些累赘。

不要胡乱想,把药吃上,养一段日子就好了。

宝昌,今个白天蒙子说的那消息你觉得可靠不?郭根栓问道。

不好说,我想明天进一趟县城,仔细打听一下,这事可不敢马虎。

那我把蒙子叫来问一下具体情况。蒙子,郭蒙,进来。郭根栓朝着窗外喊。

哎,来了。郭蒙听到叫跑了进来。

大,宝昌哥,咋了?

你把今天听到的传言,仔细再说给我们听一下。

是这样的,我今天在县城回春堂大药房买药的时候,听到一个人和老板说,他这几天要收拾东西到西安城亲戚家去,说马家军要从青海、临夏往咱这边扩地盘,快打过来了,所以要去那边躲一段日子,那老板也说应该早作准备。

这年头,军阀混战,老百姓苦不堪言。在西北,马家军横行乡里,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明天走趟县城,再打听打听。郭宝昌说。

根栓,宝昌说得对,我早些时间见过那些土匪下山祸害百姓,听说马家军可比土匪还凶残,你是村长,可不敢大意。郭老汉说。

二、修土堡

第二天一大早,郭宝昌就背上褡裢进城了。

郭蒙挑着犁头走在前面,郭根栓牵着牲口跟在后头,牲口驮着昨天换来的麦种子,正往山上地里走。见村头大路上一个年轻人提着箱子往村里来,他仔细一看,原来是郭德富的儿子郭文轩从省城回来了。

村长大爸,这是要下地啊。

噢,原来是文轩娃,你从省城回来了?

这不,学校放假了,我就回来了。

哎,对了,大爸,你晚上闲吗,我寻你去,好好谝一谝,顺便有个情况跟你说一下。

行么,晚上来我家。

好,那就这,你们忙,我先回了。

好哩。郭文轩提上箱子飞一般回家了,郭根栓和郭蒙也赶紧上山种麦。

晚上,吃过晚饭,郭根栓坐在椅子上泡脚,累了一天了。郭蒙给牲口添好草料,明天还要继续种麦。这时,见郭文轩手里拎着一瓶酒和一份点心从大门里进来了,郭根栓忙擦了脚,起身去迎。

哎呀,文轩来就来呗,还带啥礼。郭根栓一面招呼,一边盯着酒和点心看。

大爸,我从省城回来,买了点点心,给你拿过来尝尝,听说我爷病了,顺便过来看看。

你爷那是老毛病了,点心让你大和你妈吃就行了嘛。郭根栓笑着。

我大我妈都吃过了。

荣花,干啥哩,文轩来了,把水倒上,放些茶叶。郭根栓朝他媳妇喊。

文轩回来了,长了不少,快坐,来喝水。向荣花把茶端了进来,郭文轩把酒和点心放在桌子上,接过茶坐下来喝。

一阵寒暄后,郭文轩就说:大爸,我在省城听说马家军为了抢地盘,可能要往咱这边来,得让乡亲们早做准备,转移粮食啥的,不然到时候就遭殃了,那些兵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那可真是,昨天蒙子进城给你爷买药,也听说了,这不今早你宝昌哥进城去打听了,也应该回来了,看来传言不假,唉。郭根栓抽了一口烟,深叹了口气。

正说着,郭宝昌也来了,看到文轩,说:呀,文轩,你啥时候回来的,在省城好吗?

宝昌哥,你来了,我今天刚回来,这不来看一下我大爸和我爷。

宝昌,看来是真的,刚才文轩也说了,马家军真的要来。郭跟栓对郭宝昌说。

远低于全国国家级开发区和北京市的平均水平。开发区已先后成为国家电子信息产业园和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国家工业节水示范园区、ISO14000国家环境管理示范区对了,宝昌哥,你今天打听的咋样了?

我今天到县城,托了个贩粮食的朋友打听了一下,他前段时间往省城贩粮食见过马家军,说他们正招兵征粮哩,谋划着要往咱们这边来。

天爷哩,这可咋办?郭根栓挠了挠头,磕了磕烟锅里面的灰,一脸的沉重。

村长大爸,我们应该让乡亲们把粮食都藏起来,然后组织大家自卫。郭宝昌站起来说。

咋自卫?那些兵个个凶残无比,而且他们手里都有枪,弄不好不是送死吗?郭根栓又叹了口气。

我们可以把村里的青壮年召集起来成立民兵自卫连,再把村里的猎枪、大刀、长矛收集起来,至少可以抵挡一阵子。

对,我同意宝昌哥的意见,不能任那些土匪欺负。

可村里四通八达,他们一来我们根本就守不住。郭跟栓说。

根栓,早些年防土匪,曾在山上修过土堡,不过后面都拆了种地了,咱们现在也可以再修起来,外面是封闭的,夯几丈高的土墙,到时间让大家都躲进去,关上堡门,他们应该进不去,再挖一些地道、窑洞藏粮食。郭老汉突然说起来。

对,我爷说的能成,好主意,咱们召集大伙修土堡,正好现在农活也都干的差不多了,那样以来肯定守得住。郭宝昌拍了一下桌子说。

也没其他办法了,好,那明天就通知大家,准备在后梁上修土堡。

那我负责把村里的青壮年组织起来,成立民兵自卫连。郭宝昌说。

这样,叫上蒙子,你们仨现在就挨家挨户去通知,明早在山神庙前集合开大会,和大家都讲一讲。

好。郭宝昌带着郭文轩和郭蒙,三人出了门挨家挨户去通知了。

次日一大早,大家都放下手里的活,早早来到山神庙前的广场上等村长来。郭根栓先进山神庙里上了柱香,拜了拜,也许求山神爷保佑全村乡亲免遭涂炭。然后站在庙门前的台阶上,问了一句:都来了吧?

来齐了。

乡亲们,可能大家也都听说了,马家军那些土匪可能要往咱们这边来。

啊,那可咋办呀?听到这个消息,下面一阵喧嚷。

大家先都不要吵,听村长大爸说。郭宝昌喊了一句。

所以咱们得早做准备,马家军可是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呀,要是闯进咱郭家湾,那可就麻烦了。

村长大爸,那我们可咋办呀?

对啊,对啊,得想办法呀!下面人开始嚷嚷。

我们商议,准备在后梁上修土堡,挖窑洞、地道,先把粮食藏起来。如果他们来了,我们就躲进去,然后再成立民兵自卫连防卫,抵挡他们来横行。

行哩,好着哩。

好,那就这样,从明天起全村所有人轮班去修土堡,麦子还没种完的先种麦,等种完了大家伙全部上,能劳动的有一个算一个,争取早些修好。今天先找几个人去量一下位置,好,让宝昌跟大家再说几句。

郭宝昌听了,便说道:各位叔、伯、大爸,马家军虽然凶残,但他们也是人哩,我们不能任由他们迫害,我们要反抗,所以村里的年轻人都跟上我成立民兵自卫连,谁家有猎枪、大刀长矛也都贡献出来,大家齐心协力共同抵抗马匪,抵抗“回贼”。

开完会,大家也都去做准备了。修土堡的位置选好后,一刻没闲着就开始动工了,郭根栓是修土堡的总负责人,郭宝昌成了民兵连长,组织年轻人开始训练,教他们放枪,拼大刀。

白露过了,村里的麦都差不多种完了。渐渐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地也开始冻了,农活差不多都歇了,大家就可以一心修土堡,谁也不敢偷懒。民兵连白天修堡,晚上训练,除了动不了的老人和吃奶的娃,有一个算一个,因为他们知道,到时候是能救自己命的。地冻硬了越来越难挖,大家就铺上干柴草用火烧,烧软了再挖就轻松多了,一天天过去了,土堡的墙越来越高,越来越厚,土堡地下挖了几口窑洞和地道,用来藏粮食,也可以藏人。还挖了一条地道通往堡外,用来和外面联系、打听消息,也可以送粮走人,地道口是很隐蔽的,千万不能让外人发现。

冬天说来就来了,山上的草都正常生产、效益增长企业枯了,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光,能很清晰地看到上面的老鸦窝,麦苗也虽然长起来了,但此时以停止了生长。几个月已经过去,土堡修得差不多了,地也越来越硬,可乡亲们不敢懈怠。北风呼啸,天上飘起了雪花,娃娃们生起火,把洋芋放进火里烤,大人们干活不觉得冷,有时还出汗了,歇下来吃个热乎的洋芋,喝碗水再接着干。

郭根栓一家三口自打开始修土堡就没闲过,晚上回到屋,向荣花开始做饭,郭蒙给牲口饮完水就偷懒先跑到屋里去歇。

爷,你药吃了吧,饿不?我妈正做饭哩。

郭老汉躺在炕上一声不吭,郭蒙摇了摇没反应赶紧喊他爸,郭根栓跑进来摸了一下手,已经凉了。

大——郭根栓跪在地上大哭,向荣花听到哭声也跑了进来,才知道郭老汉已经走了。

自打立上秋,郭老汉染上了风寒,本来身子骨不好,在村里跛先生那里抓了几服药,吃上不见好,又去县城抓药,吃完有点起色。可这阵子闹“回贼”,人心惶惶,看着一家子忙前忙后心里跟着着急,再加上天越来越冷,在炕上躺了几个月最终还是撒手走了。大雪天,麦子都盖上了厚厚的一层雪,“瑞雪兆丰年”,看来明年又是一个好收成。

共 15578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到这篇小说,感受着浓浓的关中风情。从小说前的自序中,了解到作者也是受到著名作家陈忠实《白鹿原》的影响,创作了这篇小说。小说中的故事发生的时间,是解放初期我国内战的时候,战争的硝烟在关中一带弥漫。在村长郭根栓的引领下,在西安城被围,生灵涂炭的状况下,村里的人拧成一股绳,重修土堡,抵抗马匪(马家军)。虽然在马匪到来之后,村里也有遭受不幸,被马匪的屠刀所杀害的人们,但总算保住了大多数人的生命。后来,各地自行组织的农民抵抗运动,轰轰烈烈,也可歌可泣,更是悲壮,令人敬仰。小说充满正能量,并且,有一定的史料价值。在语言描述上,符合人物的性格特征,且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就如《白鹿原》姊妹篇一般。特别是所引用的秦腔唱段,也尽显着关中人的豪迈气概。在环境描写上,也很好的起到了铺陈过渡的作用。小说情节起伏跌宕,时间跨度相对较大,人物众多,但在群体形象中,又不失主要人物的着意刻画,可见作者对文字的驾驭能力是相当不错的。很精彩的小说,推荐赏阅。【:哪里天涯】

1楼文友: 01:55:01 问好作者,感谢你为短篇栏目带来的精彩,祝创作愉快!

回复1楼文友: 11:56:59 同好同好。

2楼文友: 02:05: 在人物对话描写中,引号的用法错误。而且,有的加有引号,有的未加引号。过程中,统一去掉了引号。希望下次投稿能注意一下。

例如: 哎呀,文轩来就来呗,还带啥礼 应为: 哎呀,文轩来就来呗,还带啥礼。

一阵寒暄后,郭文轩就说 大爸,我在省城听说马家军为了抢地盘,可能要往咱这边来,得让乡亲们早做准备,转移粮食啥的,不然到时候就遭殃了,那些兵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一阵寒暄后,郭文轩就说: 大爸,我在省城听说马家军为了抢地盘,可能要往咱这边来,得让乡亲们早做准备,转移粮食啥的,不然到时候就遭殃了,那些兵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

原文:正说着,郭宝昌也来了, 呀,文轩,你啥时候回来的,在省城好吗?

宝昌哥,你来了,我今天刚回来,这不来看一下我大爸和我爷。

修改后:正说着,郭宝昌也来了,看到文轩,说:呀,文轩,你啥时候回来的,在省城好吗?

宝昌哥,你来了,我今天刚回来,这不来看一下我大爸和我爷。

另外,小说中第二章节中有一部分对话是三个人之间的对话,对白前后都没有说话人的介绍。一般情况下,如果是两个人的对话,后面可以不要。三个人的话,要根据语境和说话者的情况做一介绍,这样便会一目了然。

【说的太多,希望不要介意。】

回复2楼文友: 11:56:28 好的,多谢批评和斧正,以后多注意,辛苦了。


天水去哪里看白癜风
酒泉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白带多
相关阅读
楼市成交出现下滑二套房贷决定楼市生死
· 他们微不足道节能

摘要: 虽然,他们微不足道,但是,他们确实存在着。什么是存在?答案是,存在是人的存在,即此在。存在,就是人的自我的存在,不论生命的大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