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狱宰仙穹第章神秘的呼唤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1次

狱宰仙穹 第0117章:神秘的呼唤

那生物口中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嘶声,未待牧童羽细想,它便合身扑了过来,仿佛巨型的鬼火飘荡而至。

嗤嗤……

锋利的指甲仿若刀锋,似乎能够洞穿空间一般,与空气摩擦出刺耳的尖响,一闪而至,瞬间逼近牧童羽。

望着急速斩至的指甲,牧童羽暗暗运转生死神通,那锋利的指甲让皮肤感到生疼,在即将被洞穿的前一刹那,他的身躯瞬间化为虚无。

“给我吞噬!”

牧童羽想要吞噬木魅的力量,但却没有丝毫作用。

见此,他果断放弃,没有丝毫与之纠缠的意思,悄然远离而去。

砰!砰!砰!

牧童羽失去踪迹之后,那生物似乎陷入了暴怒,疯狂的破坏着眼前的一切,一声声爆裂的声响从殿内不断传出。

“如此形态,又果真没有智慧,当是木魅无疑。”

距离大殿不远处,牧童羽身影凭空浮现,低声判断道。

旋即,他摇了摇头,准备前往其他地方探索,继续寻找祝九阳。

至于那木魅,牧童羽毫无交战的**,虽然不畏惧圣境之下的一切对手,但攻击不足始终是弱项,即便依仗生死神通将那木魅磨死,但又有什么好处?

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不断探索,时间在缓缓流逝,数个时辰已过,但却未曾将这处墓葬探索完毕,更未曾寻到祝九阳。

期间,更是多次遭遇木魅袭击,这让牧童羽不禁有些烦躁。

要继续这样探索吗?

不行,不能再这样!万一祝九阳陷入了险境,如此慢慢寻找,那岂不是扼杀了他唯一的生机?

想到这,牧童羽不敢再迟疑,那堪比至尊的神识谨慎,但坚定的蔓延而出,朝着整个墓葬覆盖而去。

顷刻后,神识便触碰到了那绿色的鬼火。

“啊……”

正在这时,脑海传出一股剧烈的疼痛,让牧童羽身躯不禁一阵痉挛,惨呼出声来。

“该死!”

牧童羽恨恨的咒骂了一声,慌忙将神识尽数收回,满脸惊骇的盯着那漫天飘荡着的鬼火,“这,这……鬼火竟能灼烧神魂?”

牧童羽忙将神魂遁入灵魂海,却惊喜的发现,他的神魂不仅未遭受创伤,反而有着一丝精炼!

仿佛神魂被鬼火煅烧之后,变得更加纯粹了一般。

“好恐怖!”但在深入探查一番后,牧童羽脸上浮现一抹庆幸之色。

因为,神魂的确变得更加纯粹,但却彻底损失了一些神魂。要知道,他的神魂可堪比至尊境界,那如果仅是圣境呢,岂不是会损失得更多,甚至神魂会遭受重创!

而他正因神魂堪比至尊,不仅未曾受创,反而获得不菲好处,这又如何不令牧童羽庆幸万分呢?

“既然如此,那么……”

牧童羽盯着那碧绿色的鬼火,脸上浮现一抹狠色。

旋即,他那堪比至尊的神识肆无忌惮横扫而出,瞬间将整个墓葬笼罩。

“啊……啊……啊……”

一朵朵鬼火不断焚烧神识,脑海深处传出一阵阵锥心的疼痛,仿若遭受凌迟一般,让牧童羽躯体不住的痉挛。

“挺住!必须挺住!”

牧童羽神色狰狞,牙齿紧咬,在心底疯狂的咆哮,强忍着那神魂被煅烧之疼,仔细探寻着这处墓葬。

须臾后,牧童羽便将神识尽数收回。

此刻,他的脸色一片惨白,额头沁满了汗水,躯体也摇摇欲坠,宛若那下一瞬间便会轰然倾倒一般。

“还是不保持了其一贯稳健发展的态势。其中扬州、佛山、中山、银川是该企业首次进驻的城市。在啊!”

牧童羽神色变得一片阴沉,墓葬的一切他了然于心,可却仍旧未发现祝九阳。

想了想,牧童羽朝着墓葬一处薄弱之处行去,他决定先离开此地。

片刻后,牧童羽来墓葬的一间偏室,这里是神识反馈的最薄弱之处。

整个墓葬都加持了阵文,本来坚不可摧,但却无法抵挡时间的流逝,有些地方已然开始损毁,也就有了所谓的薄弱之处。

当然,此处虽然是整个墓葬最薄弱之处,但却不是真的很薄弱,想要破开,绝非轻易能达成。

微微沉吟后,牧童羽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柄剑,此剑充满了道韵,赫然是一柄九品道兵。

“给我开!”

浑身先天一气尽数涌入剑内,宝剑绽放出璀璨光芒,锋利无尽,一声低喝,牧童羽一剑狠狠的刺入那薄弱之处。

嘭!

一座高山某处,突然炸裂开来,木屑飞溅,泥土漫天。

顷刻后,一道身影缓缓从中迈步而出回天术,这赫然便是牧童羽。

他放眼望去,只见整个空间呈现橘红色,远方有着一根巨柱耸立,柱面被褐色血迹沾染,一具具棺椁密密麻麻悬挂于巨柱之上,巨柱周边九座高山拱卫,山上布满了墓葬,一块块墓碑仿若剑的森林。

这一切,让人仿若置身于一处血色的地狱一般,显得极为阴森可怖。

……

距离巨柱顶部不远处,有一具铭刻着神秘符文的棺椁,棺椁内安静躺着一长相俊秀的少年。

在牧童羽从墓葬出来的一刹那,这少年陡然睁开双眼。

“是少主?”

少年双眸陡然变得血红,神色狰狞,恨意滔天,嘶吼道,“不……不是少主……我叶浪晨没有这样的少主,没有,没有……”

往日情景一幕幕浮现,一股揪心的疼痛席卷心神,叶浪晨神色变幻,满是悲怆,棺椁充满了悲伤。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待我?”

“怎么可以啊?”

叶浪晨低声喃喃,一行血泪悄然滑落,满腔恨意,即便倾尽黄河之水都难以洗刷。

“怎么可以这样?”叶浪晨咆哮,神色疼苦,神经质般的嘶吼,“死,我要你们死要求:站无死链接。,要你们父子统统去死!”

下意识,叶浪晨运转秘法,沟通体内血脉本源,呼唤道:“少主,少主……”

这一声声呼唤以一种神秘的形式传入虚空,继而朝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出。

“这是?”

牧童羽刚腾空而起,正准备去寻找祝九阳,这时一个神秘的声音在心底突兀响起,他猛然滞留于空中,神色间满是惊疑不定。

“少主,少主……”

一声声呼唤在心底响起,让牧童羽由衷感到喜悦,似乎这个声音与他有着一种深入灵魂的羁绊。

“为何这么熟悉,这么亲切?这到底是谁在呼唤我,而且还称呼我为少主?”

牧童羽既惊又喜,心底更有着一股迫切的想法,要去寻找到这个声音。

要去寻找吗?

牧童羽即想立刻前往寻找,又担忧祝九阳的安危。

去?还是不去?

一时间,牧童羽不禁陷入天人交战。

PS:更新虽然很坑,但请放心,保证完本,还有就是需要大家支持,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诚邀加群,群号:。

(本章完)

石家庄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襄樊白癜风治疗中心
梧州好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
得分英超PFA高管颁奖礼后密会裸模带女逛赌场
· 科学饲喂柴犬有哪些知识需要主人们掌握位置

在喂养柴犬的工作中,主人们需要了解的知识是非常多的。比如说应该而是他们不会推销自己间隔多长时间喂一次;在平日里,应当给柴犬准备什么样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