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扬州公子第七节齐身杀敌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扬州公子(第七节)齐身杀敌

两人举杯而尽,杯子刚刚落下,便听到嘈杂声渐渐传来。不过多时,来客已到门前。为首的正是桓拂玉在梦里面见到的老道,那老道一身青色道袍,后面披着乌黑色的斗篷很有气势。他后面跟着一干人等,左边的马上坐着一人,一脸凶狠狠的正是那丁秃子!

来客非客,善者不来!

乌蓬道人翻身下马,上前几步,道:看来你就是桓拂玉了!

没错,我就是桓拂玉!

我听他们说你并不在这里?

那是因为我没有说出真名字。

你和他们说你叫什么?

正者胜!

哈哈,你胜不了!因为你并不是正者,你杀了守护蟒蛇!

桓拂玉笑道:我想你是搞错了,我并没有杀它。

可是有人看见了,所以我要把你压到知县那里当堂对质!

我不会和你去,因为我有证据证明我是清白的!

你有什么证据,我看你是想找机会溜走!

我要是想溜昨天晚上就不会回来!

那也不行,你只能和我走!

桓拂玉看着他不禁感到可笑,乌蓬道人冷笑道:你笑什么?

其实我在梦里面见过你。

哦,那我在梦里面是什么样子?

面目可憎!

那你此刻看到我又觉得如何?

似善非善!

怎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跟我走!

桓拂玉没有开口,淡淡一笑竟真的向木门外走去,薛珍儿见此不禁慌了:桓公子,你不是要说要拼的吗,你怎么会走!

我有说过不拼吗?

乌蓬道人见他还是规规矩矩的便没有理他,薛珍儿却一直跟在身后,他神情坚定,看来为了桓拂玉是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

众人一起走,这时桓拂玉又说道:珍儿姑娘,你能帮我办件事吗?

你尽管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觉得怎么我也贵为从初级到中级好像没花多大功夫公子,今天就这么被押走未免太寂寞,太没有面子了,我想让你和村民都来送送我!

薛珍儿答应一声随即又喊道:我们一起送送桓公子!

众人齐声道:好!

乌蓬道人冷笑道:你还要面子?看看你这身衣服,虽然料子不错却已经洗得褪色,怎么看都像个穷公子!

这衣服是被珍儿姑娘洗过的,我喜欢现在的颜色!

乌蓬道人不答话,众人就这样慢慢的向前走。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候,众人已走到了一片田地旁,桓拂玉也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不走了?

你急什么?还有人要送我!

是谁!

蛇兄,你出来吧!

只听草丛声响,大蛇已自田间沟道挺起前身,众人见此吓得一片惊呼皆是向后躲开了去。

乌蓬道人冷笑道:它可不是人!

但是我却管它叫蛇兄!

原来你和这蟒蛇狼狈为奸,在此设下埋伏想要取老夫性命!

我可并没有此意,你刚刚不是说我杀了蛇兄吗?现在又该做何解释?

老夫何须解释?你与这蟒蛇为奸便是要造反,我这就取你项上人头!

说话间道士剑已仓啷出鞘,桓拂玉见此不禁冷笑道:什么为奸造反,我看你分明是颠倒黑白,狗急跳墙!

乌蓬道人冷笑一声,道:我看你才是故弄玄虚,休要猖狂,拿命来吧!

他脚下一点已飞身杀来,桓拂玉面不改色,闪身中宝剑出鞘,只听得金铁交鸣,二人已杀在一处。桓拂玉自是武艺高强,可那乌蓬道人却也不落下风,刀光剑影中,二人已打了七八十回合。桓拂玉依旧是剑走轻灵,脚下动若清风,可那乌蓬道人却有些气力不支,额头上已渐渐冒出汗珠。

一剑刺出,乌蓬道人飞身而起,凌空一翻已在三丈外。桓拂玉刚要追到前去,却见乌蓬道人冷笑不止,那样子简直比桓拂玉在梦中所见的还要令人厌恶,令人从心里憎恨不已!

哼!你在笑什么!

我是在笑,就凭你这凡夫俗子怎么和我斗!

那又如何,难道你不是凡夫俗子吗?

当然不是!

桓拂玉心中不解,乌蓬道人却已结下身后斗篷,只见他将斗篷向上一扬,那斗篷竟飘在空中不会落下。桓拂玉面色已将,乌蓬道人却已一个翻身落在了斗篷之上!

臭小子,看这回你还怎么和我斗!

桓拂玉面色发呆,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更不知如何去做。他曾听董亦文说过那道士能腾空而起,可是到了关键时候,他倒是把这茬忘的一干二净了。

他这边毫无对策,那乌蓬道人却是要趁热打铁,只见那斗篷飘动中,乌蓬道人已是凌空而来,而且动起来比刚才还要快上几倍!没有对策也得要拼命,桓公子从来都是个敢拼命的人,而且从来不惜命,他的命似乎永远都不属于他自己。

可是乌蓬道人这般与他相斗,不但占了地利,更是少费了许多力气,十几招后,他还哪里受的住!别说是与他一决胜负,就连保住自己的性命都已是吃力的很!

一道残红溅起,桓拂玉胸前已被划出一条口子,薛珍儿见他受伤,不禁在一旁惊呼,她不过是个平凡女子,这等时候却也只能看着桓拂玉受死。

乌蓬道人见一剑刺中,当下凌空而下,又是一剑横扫桓拂玉喉咙。桓拂玉闪身要躲,可哪里快的过乌蓬道人!突地,只听嘭的一声,蛇兄竟提身杀来扫在了剑尖之上,乌蓬道人也被他震出了五六丈外!

任他乌蓬道人可凌空而起,飞身自如,可蛇兄钢铁般的身子刀枪不入,他又如何伤得了呢?

孽畜!竟敢和我作对,我今天就连你一块收拾了!

蛇兄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对桓拂玉连连怪叫,桓拂玉眉头一紧又转而脸上一笑,心里想:难道蛇兄是想让我骑在他身上与这臭道士打?

这时,乌蓬道人又凌身杀来,桓拂玉不再磨蹭,脚下一点已站在大蛇前身。就这样,桓拂玉又与那乌蓬道人恶斗起来。说来也奇怪,桓拂玉站在那大蛇身上,大蛇动作迅猛,他便也随着大蛇一起动,竟毫无滑落之意!

众人见此皆是心中暗暗称奇,薛珍儿的脸上又是惊喜又是担心,那大蛇的身子犹若蛟龙般舞动,桓拂玉一边随他动一边挥剑而起与乌蓬道人相拼。他二人在空中翻身而起,又飘衣而落,剑光闪动中打得好不热闹!

突地,只见桓拂玉飞身而起,长剑一扫直取乌蓬道士喉咙,那乌蓬道人便是再也躲避不开了,猛地溅起一道残红,他便也倒了下去!大蛇前身一动,桓拂玉又落在了它身上。飘起的斗篷也变得毫无生气,轻飘飘的掉在了地上。

乌蓬道人,你作恶多端,助纣为虐,今天我总算为民除害了!

丁秃子这时怒道:臭小子,你杀了知县老爷的人,我这就回去禀报,定要拿你问罪!

桓拂玉笑道:是吗?蛇兄,这光头想要抓我们,你看怎么办?

大蛇身子猛地一绕,张开大嘴对着丁秃子便是一声大叫,那丁秃子怎会料到,吓的在地上拼命的打滚,等起来时已是一脸傻笑,原来他竟被吓成了傻子!

桓拂玉从大蛇身上跃下,把整件事的经过对村民细说了一遍,几日之后,知县也被关进大牢。再后来,有人说董亦文考取了功名,做了这里的知县。

而关于桓拂玉,有人说他和薛珍儿一起回到了扬州,他还娶了薛珍儿做媳妇,从此之后他二人自是过的快活自在。而关于薛珍儿,有人说她成了一位了不起的女商人,开了很多药铺生意做得很大,而且还时常救济穷人,可也有人说,他嫁给了一位善良的小伙子,平平淡淡度过了一生。

哦,对了,关于桓拂玉,其实还有另一种说法

流产导致的气血不足吃什么
先声药业
邵阳白癜风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
得分英超PFA高管颁奖礼后密会裸模带女逛赌场
· 月冷花残鸿雁远节能

月冷花残鸿雁远,惜花叹月起惆思。花前醉月声声慢,月下吟花步步痴。月老无情花试泪,花仙难梦月吟诗。风花雪月飞烟过,谁记月圆花艳时?2花逢月...

友情链接